深深的梦里。你身披华丽散漫的和服,跌坐于花瓣如流莹一般纷纷坠下的樱花树下。你的脸上有温柔的笑,任一头乌黑细碎的短发披散在脸颊,你轻握一杯清酒,眼神清澈无波,平淡安定。
我知道,你的名字叫做石田彰。你并不是姿容无双的美男子,但即便潘安宋玉也难掩你的风华绝代。恍惚着,追寻着,我开始回忆你那长长久久的五百多年的时光。

那时是很久很久的从前。久到我们无法来确认那是多久以前,久到我们以为自己可以看到世界的起源。那时,这个世界是一个奇妙的世界,人类,魔族,神族,还有其他的种族,各自以自己倔强的姿态顽强的共容着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

那时,青空辽阔,有一个心怀高远的女孩子,满心地出发去为了追寻世界的真理,身边是围绕着她的能够给她帮助的朋友以及喜欢她和她喜欢的人。那个天真到有点白痴和狂妄到有点要命的女孩子叫做莉娜*因巴斯,她带着全世界再也无出其由的遐想和好奇出发,于无数个极其浩淼的可能中遇到了属于你的可能。

那时,你是一个名字叫做杰洛士的魔族,紫色长发随风飘扬,魔力强大因而妄为嚣张,但笑时眯起了双眼成了月牙形状,表情温柔,风姿绰约宛如神人。你的身形高大但并不壮硕,修长的身躯只是跟着莉娜一行走走停停站起了又坐下,似乎从来没有你厌倦那一天。你的声音听来轻柔而和缓,却又于细微处育微微的镇定和自得在里面。笑时无声只大约隐隐听得见一点唇角绽放的静音,如花朵半安静地开合过后却留下细微的值得回味的地方。我曾经一直以为,你会这样一直无波无澜地安稳过下去。但终究忘了你魔族之上再加个贵族的身份。怎奈你是有备而来。算计得逞,在你声调扬高的声音里,有轻快的得意愉悦,却也有了些小小的感觉背叛了莉娜她们的寂寞和冷然。雪花染白你的鬓角,然后你转身,没入了漫天的雾气之中,从始至终安静地像一个影子。

时光恍惚而又悠长。流水飞逝,光阴荏苒。时光还犹如昨天,而一百多年的时间已经呼啸着从眼前划过。这一世,你又成了那不修边幅眼神桀骜的天篷。尖削的直发,如玉石一般闪烁着冷光的眼睛。你成了修身而立的临风男子,名唤八戒,被人取姓为猪。你总是在那无法见到月光的夜晚酗酒,一醉再醉,一痛再痛。一醉解千愁,而你的愁,可曾解开?我只听见,你的笑声突兀而冷厉,豪放缺又嚣张。嘴角一根长长的烟几乎从未丢弃,那吸的声音像极长长的叹息。一直沉默于形的人,当久违的话语吐出时,是那样的害羞和温柔。当你终于遇到可以改边你的人,你可以相信的人,微笑只是恍惚,但是别扭的话却未曾羞涩的停止。声音是单纯如一的干净,却又多了点笑骂由人的快意,慢悠悠的语调,那调侃的味道已经蕴涵。你还在行走,嘴里有发出问号的声音。只是,在旅程的最后,我们听见你笑的怅然却又充实。地平线那一边,彩云如匹练一般,花团锦蔟。

时光向前再向前。又是一百多年的时光纷纷扰扰地过去了。无数的生命产生了又灭亡,无数的声音活跃了又安静。罪恶与正义混为一体,善良与邪恶成为了孪生的兄弟。彼时,你是身手高强具有强横实力的男子,独自站里里猎猎的风里,发誓要改变世界的模样。那时候,你眉目如画,细长的眉毛轻巧的撇向两边,嘴唇单薄,似是一副不知人间疾苦的清秀面容。但怎知,你是因为太了解这疾苦,所以愤懑,所以终于憎恨。你说,妖怪本没有错,错了的是那些杀妖怪的人。说这些的时候,你的声音平和淡定,但是声音里酝酿的激昂和无边的杀气却让人不由得为你的气势所迫。那时候,你继承祖上仙水的姓氏,单名一个忍字。你笑过很多,从不张扬,声音里是无边的寂寞和干练,以及单纯的坚持。只是,你心里的压力太大了,一个人背负不起,两个人也不能。于是你的性格分身为七,彼时那样洁白的男子却终于被时光渲染而改变了色泽。你很疯狂,把手臂变成了机械,刺耳的笑声从你口中发出,于转合处蕴涵的是那样的无奈。你很纯真,于是只是把自己脆弱的内心显示给树,露出洁白而单纯的心思。那时你的声音轻柔而美好,一如光鲜的羽毛。

太过聪明的人,最后是不是都会毁了自己呢。当逋饭向你发出了灵气弹,当他大喊着要你避开时,你只是露出一抹温柔的笑,然后放松了身体。所有你的声音于是在瞬间扑面而来,冷酷的,安静的,美好的,温柔的,天真的…………时光纷乱如麻。你的声音,终究湮没在厚厚的时光里。

云起云落。花谢花开。一朵花开合和枯萎的时间就是一个世纪。而一个世纪过去,我终于又发现你的身影,即使已经变幻了模样和神色,只听那声音,却依然是你。

这是类似于世纪末的后现代年代。地上大片大片荒凉的风景和空旷的视野。人类面临着微妙的尴尬和危险的处境。这是一个名为使徒的外星生物在地球上大肆肆虐的年代,人类对于使徒深恶痛绝,却又因为它们巨大的力量而心坏夹杂着恐怖的深深精微。预言说,有十三只使徒会袭击人类。十二只使徒在人类付出了巨大代价后终于被消灭,而最后一只终于出现在人类面前。是的,它就是你,名为熏的年轻男孩子。淡草绿色的飘柔短发,穿着闲适的白色夏季休闲服装,你就这样出现在我们眼前。温柔的笑脸,声音里透出的是让人不得不信的安宁和平和的气息。
你对真治说,我就是最后的使徒。声音是欲抑还扬的无奈和平静,以及说不出的惋惜意味。我知道你想说,如果你不是,多好。
你对真治说,可惜我的50%是人类,而另外50%却是自然。我也不知道到底应该不应该灭绝人类。声音是浅浅的疑惑和自潮,却依然温柔得干净而美好。
你说,如果你不杀我,那么人类就会被我灭绝。所以,杀了我吧。声音里是委婉的无奈,痛楚,以及微弱但坚定的决心。
于是,诺大的空间里有叭擦一声清脆地响开来。你的头从1号机的手掌部位掉下来,浸泡在黄色的生化液里。你的生命如此短暂,我却是如此的想要去珍惜。可是,却从未从你的声音听到过哽咽。有的,只是一如从前的怀念与祭奠。

再是一个恍惚的一百多年的时光又纷扰过去。年历的数字哗啦啦的上涨。人类的科技如火如荼的发展,已经从地球发展到了宇宙空间,并建立了以星球为基础的相关宇宙殖民地。突然之间,我看见一个蓝发黑瞳的美少年。那即是你了。眼神温柔,笑容安静的阿斯兰,我们口里心中心心念念的王子殿下。儿时的时光里,你总是在笑着,笑容清澈如那曰曰流水,声音里是无法忽视的纯真与清醇。后来,战争的阴影开始侵袭。你的声音开始有些须疲惫,然后你用坚定的声音述说着你要去宇宙,去更好的完成自己的学业。那时,你微笑着,眼光明媚,声音里是淡淡而清晰的自信。

再后来,与好友重逢,却因为战场上的立场以及多年未见的时光而分隔开彼此的信念,于是你的声音里满是无奈与怀念,战争厚重的阴影也让你闷闷不乐,声音里总是无精打采。当你向拉克丝怒吼“我只能做个战士么”时声音里满怀着不甘与不忿;当你害羞地给卡卡戴上戒指时微微地红了脸,声音里有细微几不可闻的颤音与喘息;当你驾驶着JUSTICE一往无前,那些少年意气以及美好的信念全部在你的声音里体现了出来。阿斯兰,我们的王子殿下。希望你幸福.

石头,有多爱就有多执着。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石田彰,唯一的石头,是只属于我们的,唯一的小狐狸,唯一的猪八戒,唯一的阿斯兰。
創作者介紹

沖田淩's Blog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