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看见一个人带着苍白面孔轻轻走近。眉眼都是木呐哀伤的表情。是木月。那个匆匆远离了世界怀抱的不幸孩子。于是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看到窗外的天空群星还闪烁着光辉。
  转瞬之间看见了绿子温柔似水的眼睛。掉了进去一下子就找不到向北的方向。可是还是固执的离开。最后残忍地不回头。
  因为年轻可以轻易地说出一辈子。因为年轻可以不负责任地说出那些儿热心跳的话语。任时光把它们带远。模糊到连碎片都看不见。于是我们安心了沉默了三缄其口。
  那些床铺总是那样干净。洁白得看见了辽远看见了静好。只是想不起一些事情。我们在上面缱绻的身影去了哪里。那些碰得头破血流四处回荡的笑声升到了哪片天空。他们都绝了情似的一样都让我记不起。
  忘记了我们的十几岁。忘了我们说过的话唱过的歌不尽的心事。
  那些嘶哑的夏蝉躲在哪个墙根。那些嘹亮的云雀飞在哪层高天。树叶簌簌地落下来。掩埋那些安静的时光。
  原谅我,没有一个一个地记起。原谅我,一直无心地把你们忘记。
  再也习惯不了戴着耳塞睡觉。梦里的声音太美好。一醒来却是无声地哭泣。于是我就整夜整夜到凝视着天花板,睡不着了觉。
  落叶缤纷似乎还没来得及就成了百花缭乱。那些班驳的树影一下子就忘记了它遮阴的孩子。
  原谅我已经忘记那些沉默的青石板路。原谅我已经忘记那些闪亮的琉璃砖瓦。他们就那样哀伤地凝视着我。说不出一句语言。
  雨还没停就刮了好大的风。天还诶黑就惊起了好多的飞鸟。剩下如此多的思念盘踞在这里。任风吹任雨打。任天黑任雷击。飞鸟飞过留下的总是一地羽毛。
  我们再也回不了了头。再也不会对着商店的橱窗看者那些昂贵的衣服拼命的眨眼睛。再也不会在如瀑的雨帘中傻傻地捧一本书挡雨。
  那些孩子气的举动远去。而我看到我成人的那一天,天空都是挽歌。
  落叶轻轻地飘落枝头。树枝光秃秃地站在那里。似乎在责怪我如此长时间地疏远它。可是我已经不是那个小小的孩子。不能再轻松地攀越。所以现在看着那些爬树的小孩眼睛会有幸福的神情。
  我们还没有回来就已经离开。我们还没有重逢就已经失散。
  是谁阻挡了我们的相遇。是谁错过了我们的开始。
  我都不记得。
  阳光总是很刺眼的从最清明的高天宣泄。烟霞总是很朦胧的从最瑰丽的时刻批撒。
  我不怪它们。最后只剩下,他,她,它。
  只是记得年纪小。所以我们谈天和说笑。
  最后怎么长大了。于是渐渐一切都变了。
  《圣传》里阿修罗哽咽而清亮的声音对夜叉王说,带走我你会后悔.可是夜叉王却连犹豫也没有的抱着他就走。
  夜叉王说,我愿为你,背负生生世世的罪。
  于是还未成人的阿修罗终于很灿烂的微笑。阳光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明媚。有鸽子扑哧张开翅膀快乐飞翔。
  那些浮草上闪亮的表情。那些花焚中单纯的声音。
  请挽回十几岁的时光。这只是我唯一的希望。
  请原谅。我们或多或少的忘记。我们或悲或喜的记叙。
  昨天不再来。

 

 

 

 

 

 

SOSO,请你看了不要落泪。以上。这文是我为了怀念某个女孩子写的一系列的文章中的一篇。


創作者介紹

沖田淩's Blog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