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轉文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hakespeare说:


“人们可支配自己的命运,若我们受制于人,那错不在命运,而在我们自己。”


“To be or not to be , that is a question.”


“目眩时更要旋转,自己痛不欲生的悲伤,以别人的悲伤,就能够治愈。”


“别和意志坚定的人争辩,因为他们可以改变事实的。”


“成功的骗子,不必再说谎以求生,因为被骗的人,全成为他的拥护者。”


“美满的爱情,让斗士紧绷的心情轻松下来。”


“嫉妒的手足是谎言。”


“当荣誉心受伤的时候,友谊是治愈它的良药。”


泰戈尔说:


“‘可能’问‘不可能’你住在什么地方,‘不可能’回答说在那无能为力的梦境里。”


“少年忍辱负重,免得年老受气。”


所罗门王说:


“一句责备话入聪明人心,强如责打愚昧人一百下。”


“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心在哪儿,财宝就在哪儿。”


丘吉尔说:“失去的,永远不会比你手上现在握住的多。”


亚力士多德说:“心智的暴力,可以不流血即取人命。”


肖伯纳说:“宁可独居野地,也不要和固执愚昧的人同处一室。”


亚历山大大帝说:“当正义的剑挥出时,听到作恶者的哭嚎是必然的。”


马克吐温说:“迟来的真相,就象突然击中头部的马蹄铁,痛啊。”


宫本武藏说:“谁能阻止得了少年武士赴死呢?他们听不到啊...”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題記:
愛如指尖砂.
當你驕傲地認爲你已牢牢握住它時.
卻發現.
隨著你五指的收緊
有甚麽東西.
正在流逝.


那些燈光
曖昧地
淋濕叻我的雙眼


又是一個失眠的夜晚
望著鈡
它依舊嘀嗒嘀嗒地在走
那樣的平和
卻那樣的有力
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止它前進
整點報時:3點
批著衣服,走到窗邊
點燃哥哥最喜歡的七星
靜靜地看著窗外
華燈齣上
遠處一片紅光
淺笑。正是某些人一天的高潮


淩晨的風。充滿著殺機和凉意。
哥哥的壞習慣是喜歡把車鑰匙放在地毯下麵
更壞的習慣是他喜歡把他每一個壞習慣告知于我。
最壞的是我也保留叻他的習慣


此時的街道總是寬闊的
沒有叻吵嚷叻鳴笛沒有叻分明看見是紅燈還往前衝甘願被司機駡是瞎子的路人。
有的。只是風在耳邊呼嘯的聲音。
180
看著里程表。覺得這個數字很愜意
便放聲大笑。
不知不覺
有冰凉的東西滑落


熟悉的樓梯間
我一一撫摸著墻壁上的塗鴉
年少時肆意揮灑的綵筆。那麽斑斕。那麽絢麗


“尚尚會愛莫然 永遠 ――尚尚 02.04.06”
“嗯~莫然不會永遠愛尚尚的。莫然一定要比尚尚少愛那麽一點。 ――莫然 02.04.06”


“五一要出去旅遊。我想去海南但老公想去西藏怎麽辦吶。不可能分開旅行吧。TAT ――莫然 02.04.23”
“分你個腦袋。嫁鷄隨鷄知道不。出嫁從夫知道不。 ――尚尚 02.04.23”


“^_^海南真是個好地方。 ――莫然 02.05.10”
“怨唸。都被晒黑叻。都説叻不要去那種地方。 ――尚尚 02.05.10”
“黑你個腦袋。妻爲大懂不懂。萬物以妻爲沒懂不懂! ――莫然 02.05.10


“神啊。下輩子讓莫然當男的吧。暴力狂嘛 ――尚尚 02.08.13”
“神啊。不要答應他,莫然下輩子還是要當女孩。因爲莫然喜歡穿裙子 ――莫然 02.08.13”


“老公今天第一次live。一定要成功呀。 ――莫然 02.10.16”
“^_^ 很成功的live哦老婆。相信你都看到叻吧。 ――尚尚 02.10.16”


“聖誕節要到叻。老公想要甚麽吶。 ――莫然 02.12.20”
“想要仙女棒。 ――尚尚 02.12.20”
“。。。。。。”


順著樓道。
我一遍遍回憶它們
觸摸他們
仿佛。如果丟失叻它們。誰來證明我們
誰來證明相愛
誰來證明深愛


輕輕旋轉鑰匙
彈簧伸縮的聲音那麽明顯
還是沒有回來裹的吶


沒有開燈
我只是蜷縮在床邊
香烟忽明忽滅


突然想到去年回來的那次就是因爲開叻下電視機
十分鍾后隔壁突然傳來“鬧鬼叻”的大叫
本來打算忽視掉敲門聲的
但是後來意識到那古老的門已經經不起擊打叻
便索性打開
看到的便是門外一張張驚惶的臉
所有的臉部表情都是一樣
看到我后由驚恐轉爲疑惑
在隔壁的楠楠叫叻一聲姐姐后
轉爲恍然大悟
對著楠楠彎叻彎嘴角。“楠楠都這麽高吶”
然後關上叻門


是啊。這房子很久沒有人的氣味叻吧。


一直以爲你會回來的呢
一直一直是這樣認爲的
因爲你沒有帶走衣服沒有帶走錢沒有帶走電腦甚至沒有帶走你的吉他
你的吉他躺在你的床頭電腦躺在你床尾
它們那麽肆意地侵占著你的床。
不是討厭跟別人分享任何東西的嗎。


翻開桌上的日記。它記錄著過去。記錄著事實。記錄著你愛裹的罪證。


“尚尚做的菜怎麽可以那麽好吃。比我爸爸做的還要好吃。”
“因爲莫然以前説尚尚的菜怎麽那麽難吃。還沒我媽媽做的好吃。知道么。那對尚尚的打擊很大的。”
“你怎麽知道我媽燒的菜難吃?”
“因爲我有偸喫裹你媽媽給你做的便當。那是人生最錯誤的選擇啊。”
“哈~難怪你每次都會問我便當是誰做的。”
“當然。偸喫也是要有水準的。”


“尚尚以後會住大房子么。”
“不會。因爲一個人在一間大房子里很寂寞。”
“抽。莫然不是人么。”
“那怎麽可以算人,明明是暴力狂。”


不是怕寂寞的么。
不是怕被拋弃的么。


其實我有好多好多問題
我只是想問你。
真的愛裹嗎?
既然愛怎麽可以那麽輕易地丟掉
那麽輕易地。不回頭。
尚尚。
泪水恣意地滑落
滴在木板上。沒有聲響。


現在的你。在哪里。
是不是也有人像莫然一樣愛穿裙子愛撒嬌愛耍賴
你是不是也像疼莫然一樣縱容著她。
若是這樣。莫然會吃醋的吶。
但如果你一個人的話。
不會寂寞的么。


墻上的鈡它停在那裏。
那麽任性
仿佛它以爲只要它停叻時間便會停止
它以爲它可以定格住這房間的時間
將這房中的人。定格在幸福。
可笑
對于時間
你連塵埃都算不上。


可笑。連塵埃。都。算不上。


都。 算不上


那又算甚麽呢。


這場愛情
我是一名見證者。


2002年12月23日。
尚尚爲了救闖紅燈的我而出車禍。
送往醫院途中不治身亡。


2003年5月3日。
莫然在A醫院不治身亡。死于深度憂鬱症。


我始終記得那天在救護車上。尚尚緊緊抓住我的手。
説:“好喜歡你和莫然。”
他的眼泪和著血不停地流。
不停地流。


爲什麽要救你呢。明明看見紅燈爲什麽要闖。


是啊。為甚麽。
爲什麽。


我叫秦沫沫。
我有個很愛我的爸爸
有個很愛我的媽媽
還有個
很愛我的哥哥
他叫秦尚尚。

――END



後記:它就是一篇文.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梦里看见一个人带着苍白面孔轻轻走近。眉眼都是木呐哀伤的表情。是木月。那个匆匆远离了世界怀抱的不幸孩子。于是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看到窗外的天空群星还闪烁着光辉。
  转瞬之间看见了绿子温柔似水的眼睛。掉了进去一下子就找不到向北的方向。可是还是固执的离开。最后残忍地不回头。
  因为年轻可以轻易地说出一辈子。因为年轻可以不负责任地说出那些儿热心跳的话语。任时光把它们带远。模糊到连碎片都看不见。于是我们安心了沉默了三缄其口。
  那些床铺总是那样干净。洁白得看见了辽远看见了静好。只是想不起一些事情。我们在上面缱绻的身影去了哪里。那些碰得头破血流四处回荡的笑声升到了哪片天空。他们都绝了情似的一样都让我记不起。
  忘记了我们的十几岁。忘了我们说过的话唱过的歌不尽的心事。
  那些嘶哑的夏蝉躲在哪个墙根。那些嘹亮的云雀飞在哪层高天。树叶簌簌地落下来。掩埋那些安静的时光。
  原谅我,没有一个一个地记起。原谅我,一直无心地把你们忘记。
  再也习惯不了戴着耳塞睡觉。梦里的声音太美好。一醒来却是无声地哭泣。于是我就整夜整夜到凝视着天花板,睡不着了觉。
  落叶缤纷似乎还没来得及就成了百花缭乱。那些班驳的树影一下子就忘记了它遮阴的孩子。
  原谅我已经忘记那些沉默的青石板路。原谅我已经忘记那些闪亮的琉璃砖瓦。他们就那样哀伤地凝视着我。说不出一句语言。
  雨还没停就刮了好大的风。天还诶黑就惊起了好多的飞鸟。剩下如此多的思念盘踞在这里。任风吹任雨打。任天黑任雷击。飞鸟飞过留下的总是一地羽毛。
  我们再也回不了了头。再也不会对着商店的橱窗看者那些昂贵的衣服拼命的眨眼睛。再也不会在如瀑的雨帘中傻傻地捧一本书挡雨。
  那些孩子气的举动远去。而我看到我成人的那一天,天空都是挽歌。
  落叶轻轻地飘落枝头。树枝光秃秃地站在那里。似乎在责怪我如此长时间地疏远它。可是我已经不是那个小小的孩子。不能再轻松地攀越。所以现在看着那些爬树的小孩眼睛会有幸福的神情。
  我们还没有回来就已经离开。我们还没有重逢就已经失散。
  是谁阻挡了我们的相遇。是谁错过了我们的开始。
  我都不记得。
  阳光总是很刺眼的从最清明的高天宣泄。烟霞总是很朦胧的从最瑰丽的时刻批撒。
  我不怪它们。最后只剩下,他,她,它。
  只是记得年纪小。所以我们谈天和说笑。
  最后怎么长大了。于是渐渐一切都变了。
  《圣传》里阿修罗哽咽而清亮的声音对夜叉王说,带走我你会后悔.可是夜叉王却连犹豫也没有的抱着他就走。
  夜叉王说,我愿为你,背负生生世世的罪。
  于是还未成人的阿修罗终于很灿烂的微笑。阳光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明媚。有鸽子扑哧张开翅膀快乐飞翔。
  那些浮草上闪亮的表情。那些花焚中单纯的声音。
  请挽回十几岁的时光。这只是我唯一的希望。
  请原谅。我们或多或少的忘记。我们或悲或喜的记叙。
  昨天不再来。

 

 

 

 

 

 

SOSO,请你看了不要落泪。以上。这文是我为了怀念某个女孩子写的一系列的文章中的一篇。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深的梦里。你身披华丽散漫的和服,跌坐于花瓣如流莹一般纷纷坠下的樱花树下。你的脸上有温柔的笑,任一头乌黑细碎的短发披散在脸颊,你轻握一杯清酒,眼神清澈无波,平淡安定。
我知道,你的名字叫做石田彰。你并不是姿容无双的美男子,但即便潘安宋玉也难掩你的风华绝代。恍惚着,追寻着,我开始回忆你那长长久久的五百多年的时光。

那时是很久很久的从前。久到我们无法来确认那是多久以前,久到我们以为自己可以看到世界的起源。那时,这个世界是一个奇妙的世界,人类,魔族,神族,还有其他的种族,各自以自己倔强的姿态顽强的共容着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

那时,青空辽阔,有一个心怀高远的女孩子,满心地出发去为了追寻世界的真理,身边是围绕着她的能够给她帮助的朋友以及喜欢她和她喜欢的人。那个天真到有点白痴和狂妄到有点要命的女孩子叫做莉娜*因巴斯,她带着全世界再也无出其由的遐想和好奇出发,于无数个极其浩淼的可能中遇到了属于你的可能。

那时,你是一个名字叫做杰洛士的魔族,紫色长发随风飘扬,魔力强大因而妄为嚣张,但笑时眯起了双眼成了月牙形状,表情温柔,风姿绰约宛如神人。你的身形高大但并不壮硕,修长的身躯只是跟着莉娜一行走走停停站起了又坐下,似乎从来没有你厌倦那一天。你的声音听来轻柔而和缓,却又于细微处育微微的镇定和自得在里面。笑时无声只大约隐隐听得见一点唇角绽放的静音,如花朵半安静地开合过后却留下细微的值得回味的地方。我曾经一直以为,你会这样一直无波无澜地安稳过下去。但终究忘了你魔族之上再加个贵族的身份。怎奈你是有备而来。算计得逞,在你声调扬高的声音里,有轻快的得意愉悦,却也有了些小小的感觉背叛了莉娜她们的寂寞和冷然。雪花染白你的鬓角,然后你转身,没入了漫天的雾气之中,从始至终安静地像一个影子。

时光恍惚而又悠长。流水飞逝,光阴荏苒。时光还犹如昨天,而一百多年的时间已经呼啸着从眼前划过。这一世,你又成了那不修边幅眼神桀骜的天篷。尖削的直发,如玉石一般闪烁着冷光的眼睛。你成了修身而立的临风男子,名唤八戒,被人取姓为猪。你总是在那无法见到月光的夜晚酗酒,一醉再醉,一痛再痛。一醉解千愁,而你的愁,可曾解开?我只听见,你的笑声突兀而冷厉,豪放缺又嚣张。嘴角一根长长的烟几乎从未丢弃,那吸的声音像极长长的叹息。一直沉默于形的人,当久违的话语吐出时,是那样的害羞和温柔。当你终于遇到可以改边你的人,你可以相信的人,微笑只是恍惚,但是别扭的话却未曾羞涩的停止。声音是单纯如一的干净,却又多了点笑骂由人的快意,慢悠悠的语调,那调侃的味道已经蕴涵。你还在行走,嘴里有发出问号的声音。只是,在旅程的最后,我们听见你笑的怅然却又充实。地平线那一边,彩云如匹练一般,花团锦蔟。

时光向前再向前。又是一百多年的时光纷纷扰扰地过去了。无数的生命产生了又灭亡,无数的声音活跃了又安静。罪恶与正义混为一体,善良与邪恶成为了孪生的兄弟。彼时,你是身手高强具有强横实力的男子,独自站里里猎猎的风里,发誓要改变世界的模样。那时候,你眉目如画,细长的眉毛轻巧的撇向两边,嘴唇单薄,似是一副不知人间疾苦的清秀面容。但怎知,你是因为太了解这疾苦,所以愤懑,所以终于憎恨。你说,妖怪本没有错,错了的是那些杀妖怪的人。说这些的时候,你的声音平和淡定,但是声音里酝酿的激昂和无边的杀气却让人不由得为你的气势所迫。那时候,你继承祖上仙水的姓氏,单名一个忍字。你笑过很多,从不张扬,声音里是无边的寂寞和干练,以及单纯的坚持。只是,你心里的压力太大了,一个人背负不起,两个人也不能。于是你的性格分身为七,彼时那样洁白的男子却终于被时光渲染而改变了色泽。你很疯狂,把手臂变成了机械,刺耳的笑声从你口中发出,于转合处蕴涵的是那样的无奈。你很纯真,于是只是把自己脆弱的内心显示给树,露出洁白而单纯的心思。那时你的声音轻柔而美好,一如光鲜的羽毛。

太过聪明的人,最后是不是都会毁了自己呢。当逋饭向你发出了灵气弹,当他大喊着要你避开时,你只是露出一抹温柔的笑,然后放松了身体。所有你的声音于是在瞬间扑面而来,冷酷的,安静的,美好的,温柔的,天真的…………时光纷乱如麻。你的声音,终究湮没在厚厚的时光里。

云起云落。花谢花开。一朵花开合和枯萎的时间就是一个世纪。而一个世纪过去,我终于又发现你的身影,即使已经变幻了模样和神色,只听那声音,却依然是你。

这是类似于世纪末的后现代年代。地上大片大片荒凉的风景和空旷的视野。人类面临着微妙的尴尬和危险的处境。这是一个名为使徒的外星生物在地球上大肆肆虐的年代,人类对于使徒深恶痛绝,却又因为它们巨大的力量而心坏夹杂着恐怖的深深精微。预言说,有十三只使徒会袭击人类。十二只使徒在人类付出了巨大代价后终于被消灭,而最后一只终于出现在人类面前。是的,它就是你,名为熏的年轻男孩子。淡草绿色的飘柔短发,穿着闲适的白色夏季休闲服装,你就这样出现在我们眼前。温柔的笑脸,声音里透出的是让人不得不信的安宁和平和的气息。
你对真治说,我就是最后的使徒。声音是欲抑还扬的无奈和平静,以及说不出的惋惜意味。我知道你想说,如果你不是,多好。
你对真治说,可惜我的50%是人类,而另外50%却是自然。我也不知道到底应该不应该灭绝人类。声音是浅浅的疑惑和自潮,却依然温柔得干净而美好。
你说,如果你不杀我,那么人类就会被我灭绝。所以,杀了我吧。声音里是委婉的无奈,痛楚,以及微弱但坚定的决心。
于是,诺大的空间里有叭擦一声清脆地响开来。你的头从1号机的手掌部位掉下来,浸泡在黄色的生化液里。你的生命如此短暂,我却是如此的想要去珍惜。可是,却从未从你的声音听到过哽咽。有的,只是一如从前的怀念与祭奠。

再是一个恍惚的一百多年的时光又纷扰过去。年历的数字哗啦啦的上涨。人类的科技如火如荼的发展,已经从地球发展到了宇宙空间,并建立了以星球为基础的相关宇宙殖民地。突然之间,我看见一个蓝发黑瞳的美少年。那即是你了。眼神温柔,笑容安静的阿斯兰,我们口里心中心心念念的王子殿下。儿时的时光里,你总是在笑着,笑容清澈如那曰曰流水,声音里是无法忽视的纯真与清醇。后来,战争的阴影开始侵袭。你的声音开始有些须疲惫,然后你用坚定的声音述说着你要去宇宙,去更好的完成自己的学业。那时,你微笑着,眼光明媚,声音里是淡淡而清晰的自信。

再后来,与好友重逢,却因为战场上的立场以及多年未见的时光而分隔开彼此的信念,于是你的声音里满是无奈与怀念,战争厚重的阴影也让你闷闷不乐,声音里总是无精打采。当你向拉克丝怒吼“我只能做个战士么”时声音里满怀着不甘与不忿;当你害羞地给卡卡戴上戒指时微微地红了脸,声音里有细微几不可闻的颤音与喘息;当你驾驶着JUSTICE一往无前,那些少年意气以及美好的信念全部在你的声音里体现了出来。阿斯兰,我们的王子殿下。希望你幸福.

石头,有多爱就有多执着。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石田彰,唯一的石头,是只属于我们的,唯一的小狐狸,唯一的猪八戒,唯一的阿斯兰。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的夏天还炎热吗?

望着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你是否在其中。

我曾期待你出现在我面前,但现在请止步。

我害怕自己痛哭的表情,和你不协调的豁达。

谢谢你的温柔,谢谢你的纵容,谢谢有心无心的表扬。

关于感谢之类的话的确只有这些了。

情书不过是一个载体,托载着地久天长的友谊。

还有谢谢你的情书……

回复一篇,或许没有你的优美和感人。请笑纳……






温柔照进,止步于爱

雨落下了,大滴大滴的,你撑开伞,又是一片晴天。风肆虐的刮,呼啦呼啦的,躲在你怀里,又是一个温暖的天下。雷不停的打,轰隆轰隆的,你捏着我的耳朵,又是一个安静的世界。突然雨滴滴湿了你的左脸,风吹走了手中的伞,我不知怎么的从你怀中挣脱。

“对不起”

我独自走回家,被雨淋了个透,湿润的衣服贴在身上,脑子里根本没什么思绪,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或许我是在想你,灯瞬间灭了,[停电了]在孤寂的夜晚,倒霉的事情就是这么多,天上也净是乌云,如果有月光,或许它可以照进你的影子,如果有灯光就可以照亮你归来的路……

电话响了[嘟嘟……]

挂掉了。我想或许是你,仅限于或许……

路灯还亮着,但我这里依然是黑暗的一片。雷响了,我躲在门后,那里的冰冷超过了北极的雪。我的坚强刹那间崩塌了,我求你,过来抱着我吧。我仍旧不相信我的眼泪能挽回什么,仍旧在无言等待。[你会来吗?]

电话响了[你在家?]

       [恩……]

夜里电话红色的显示总是那么的不协调,上面留下你的号码,那么熟悉。

一秒,两秒,三秒,等待并忏悔着……我的倔强和你的任性。我后悔扔掉了你送我的所有情书,后悔被茫然冲毁的青春围墙。但愿一切如故……

曾经

你笑着对我说

[耶稣必得独自背负十字架
以拯救全世界
但每个人的心里,包括我在内
都有著一副十字架,但有我在,我会帮你背负]

曾经

我放开你的手时说

[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
曾经盲目,如今又能看见,神把我们的故事就此放下]

现在我如此思念你,虽然距离很短,或许你就在门外,但无关于实际距离,我们的心扉都已经狠狠的关上,神说天使只有结伴才能,飞上天空,而我们都落单了。

每一天,我们都生活在失落的世界,时间的冗长,和容颜的老去,并不是一句[与我无关了]就能化做青烟的,逆风飞翔的我们都累了,风太大了。

[咚咚]门被扣响

伞飞了,你没去拾起,泪飞了,你没去顾及。

但我离开你,你却来了,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一起飞吧]你抱紧我。

世界上有那么多傻气的情歌,和可笑的情诗,但现在最傻的却是我俩。

好了……我喜欢你

总喜欢你,温柔的你如同月光照进我的心灵深处。我寻觅的所有深情都在你眼里,我需要的所有温暖全都在你的心弦里。



[我们在此已一万年
光芒如太阳一样耀眼
和最初相比,我们能赞美上帝的时日并无二致]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气还是那么炎热。我躺在床上碾转反侧。大功率运作着的空调发出了轻微的响声,而房间外亮丽得过了头的太阳正邪恶的对着大地上的一切微笑。

      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一个身影。蝉鸣带着无可避免的喧嚣闯到我的耳膜。思绪停止。精神有一刹那的停顿。于是那个身影又黯淡了下去。只剩下隐隐约约的模糊微笑。

      无数次做着关于你的梦。梦里你穿着纯白色的连衣裙,着细带的凉鞋,眼神天真而妖娆。你带着如花的表情盛放在我的梦里,裙摆无风自动,风姿盛过绝世舞姬。然而每每我胆小而谨慎地伸出手去,手还未触及你看似冰凉而可人的笑靥,你的笑声像银铃而又向风声一般响过耳梢,眼前只留下碎碎的惨影。

      有一个声音反复地在我的梦里响起,那个声音只是高声吟诵着一首诗。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梦时是片刻虚幻的欢娱,而梦醒,却是深入血肉的空虚。没有你,整个世界即使再美好,对我来说也是多余。

      这一次的梦照样也醒了。努力坐起身,却再也记不起你的笑靥。酒到愁肠人自醉,情入三分还无味。喝酒,酒空了。抽烟,烟没了。再想想一个人实在没办法无聊得去看电视,于是作罢。

      你从来不喜欢我喝酒。你说,一身酒气,哪还像个正常的男人,叫酒鬼还差不多。

      你也不曾喜欢我抽烟。你说,看着我吞云吐雾,不光我受害了,连你也跟着受害。

      最爱的电视我再也提不起精神去看了。最喜欢的写真集我不曾再翻过一页。

      原来不知不觉,我早已经习惯了你的劝戒,只是蓦然回首,我终于发觉,现在你不能一直在我身边。突然想叫唤你的名字,只是大脑很清醒,因为即使叫唤了,但你也不会听到。

      我终于厌倦。

      过往中我说过了多少甜蜜的话。如果少说一些,如果再诚恳一些,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流年里我埋葬了多少葱茏的时光。如果珍惜的话,如果好好把握的话,现在我是不是已经牵着你的手走遍了海角天涯,而你笑靥如花。

      而这个烈日炎炎的下午我待在这个开着空调的房间里想起你。即使冷气再怎么充足,即使现在是夏天,我却怎么也无法躯走包围周身的名为孤独的寒冷。

      突兀地想起有一首歌的名字叫《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当我孤单的时候,我想起了你。而幸福如何我并不知道,因为决定权在你那里。

      请允许我喊你一声亲爱的。

      在我为你打架而流血之后请你不要哭了,因为我会心疼的。

      当我半夜跑出去为你买早上要吃的包子而感冒了的时候请你安心地吃吧,因为那才是我的快乐。

      当我中午为给你占个座位而挤出了一身汗后请你不要为我洗衣服了,因为那样我会不好意思的。

      我们曾经经历了多少暧昧而美妙的情节。但愚钝如我,依然只是看着你精致的恋庞然后傻笑,却说不出一个喜欢。

      放心吧我终于变得比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年要成熟了。

      我不会再吵着要进入你的寝室探险,不会再和你斤斤计较你的化妆品和衣服的开销,不会再一直小气地和你在学校餐厅吃饭而不陪你下馆子。

      无数个不会只是我此时暗自许下的诺言。

      如果你知道,如果你喜欢,如果你接受,请你到这里来,我等在这里。
 
      此刻我承认也许我嫉妒过那些给你写过情书的男孩子吧。也许我也因为你的事而面红心跳的和室友争执过吧。也许在我看来你就是世界上唯一我喜欢的女孩子吧。

      这些也许都是你问过我而我来不及承认的事实。当我终于能够诚实,能够坦然面对,能够独自面对你而不会丢脸地逃走,那么,你呢,你会怎么做。

      我不知道我曾经喜欢过多少个女孩子。我不记得到底是否受到过情书。我不知道我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就是你。

      这些都是你曾经逼问过我而我不敢说的话。现在我说了。你是愿意相信还是继续追问我呢。绝对不会骗你的。你要问的我话我都会回答。你要吃的东西我都想法设法地弄来。

      只是很可惜的是我不是韩国人。无法对那些浪漫地得耳热心跳的情节了如指掌并充分运用。

      最初的最初,是我们在走。我看着你的裙摆飞扬在风里,背影里呈现出孤高而寂寞的样子。于是一个沉默的少年就这样偷偷地喜欢上了一个只会向前进而永远不会转身的女孩子。她一直向前走,而他一直默默地跟随,并暗自下定决心,不论海角天涯,天雷地火抑或世事沧桑,他都会永远追随着这个女孩子。

      这是我永远不会对你直说的秘密,但现在对你说了,是我不再那么相信自己曾经下的决心了。

      最后的最后,曾经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深沉的男孩子,终于懂得了爱情。他会一直等待在一棵树下,并挂满一树的白色玫瑰,直到女孩找到那棵树,并且叫出他的名字,然后爱情终于可以修成正果。

      这是我撰写的童话的最后结局。如果你喜欢并且愿意的话,那么请成为那个寻找男孩子的女孩子吧。

      因为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会不离不弃,直到你我老去的那一天。

      知道么,你一直是我梦里的伤。但终有一天,会变成我所有的爱。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现在是夏天。时间是正午。太阳嚣张地在云层之上跳舞,炽热的光线带来了灼烧般的温度,蒸腾起了路面上凫凫的水气。有云朵迅捷地移动,而整个天空高远得却仿佛只能容下一个人的影子。

    我想着的那个人在我的心里缓缓地转过身来。安静的面容,沉着的微笑的样子。有披散的发从肩上流泻下来。瘦削的肩线,稍稍瘦弱而让人不由地生了怜意的下巴。微微有些苍白的肤色,有如水的喜悦会从面颊流淌而过。

    因为夏日的白天气压不稳定的关系,外面有了呼呼的风声流转。整个世界如此不安稳,而我的心里风淡云清,只因为住下了一个人的身影的关系。

    深吸气。一秒。两秒。三秒。酝酿的情绪在口腔里开始蔓延。再一刻,想说的话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口而出。

    自上而下。自内而外。我带着少年的羞涩和傻气这么说。

    内容应该只有四个字。

    中心是喜欢。全部的话是我喜欢你。

    好象只憋得出这一句。用尽全身的力气,带着仿佛浴火重生一般的疼痛和喜悦,我向你说。心里想着的那个人的身影变得清晰,而我向你追逐过去的心意变得坚定和不可动摇。
  
    喜欢上一个人太难了。说出口太难了。让那个人喜欢上自己太难了。可是即便是难的三次方,我也要努力一试啊。

    现在天空阴沉了下来。而我突然联想起了你嘟着嘴郁郁寡欢的样子。有一点一点的雨点开始掉下来。然后逐渐变大。我关掉了空调,在这里寂寞地写着想对你说的话。我对房间外面的整个世界的喧嚣不闻不问,只想看到你的笑靥如花。

    我们认识了有多久呢。或许不是很久,又或者在茫然不知的时候我们早已对彼此熟视无睹,而这段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万年。

    我们都是不适合做言情小说主角的人吧。你也许会笑着说我上面说的话真是剧情老套,然后鼻子有细微的皱褶,在鼻梁处蜷成了微微的笑痕。

    看到你笑我就能快乐了。看到你哭我也只会悲伤了。一个人的感情无法复制,但却可以传染。所以我们如此适合在一起,但你还没有对我说什么。所以我也只好微笑的沉默,然后小心翼翼的和你牵手走过喧闹的街道和旅行过繁华的城市。

    这样的安静还会有多少的日子。不过在这样的日子里请一定让我陪伴你在身边。

    没有你我如此寂寞。而没有我你会有些伤感的话,我也会满足吧。

    雨还是很大。像极了你生气和难过时掉落的眼泪。但绝对没有你的眼泪那么晶莹和透彻。你的眼泪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圣水,它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拯救我的信仰。

    请原谅。也许我该学习下些肉麻的话的。也许你会喜欢,也许你不喜欢,但总归表现出些诚意要好吧。只是我一直不由自主地这样说,是心情无法抑制而已。

    你在做什么呢。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安静地看电视,在网上开朗乐观地聊着和这个喧闹的世界有关的话题么。

    饭有没有好好吃。衣服有没有好好穿。现在还是渴了就喝杯冰水熬过去么。还是直到跟所有人道尽了晚安之后直到凌晨才会睡么。

    你不喜欢化的妆就不要化好了。你在我的心里一直最漂亮的,世界上再无人能及你的美丽。

    你不喜欢眼圈浮肿的话就不要熬夜了。虽然你的美丽不会褪色,但我会担心你的身体。

    你不喜欢的人和事就无视好了。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不怎么聪明的猪头骑士。

    你要的花我会采来,实在不行也会买来。

    你要看的风景我拼死也会用脚踏车载着你晃悠悠地去,然后再晃悠悠地回来。为了你的微笑,即使我的汗水再多也无所谓。

    似乎天气要晴朗了。风骤然变小。

    想起了《挪威的森林》里绿子的执着和坚忍。笑。原来现在我和她等待答案的焦急不安的心情是一样的。

    如果你喜欢的话,就请说着喜欢吧。

    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会变成你身边淡淡的影子,默默的守护着你。

    我爱上了我一个人的公主,现在让她知道了我的喜欢,但我并不确定她的喜欢。

    如果你相信童话的话,如果你相信我们的未来的话,如果你再也不想放开我的手话,请说着喜欢吧。

    我喜欢你。

    最后一次的,忧伤而美好的句子。带着决绝与坚持。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对于我的喜欢,我不知道她的答案。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