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还是那么炎热。我躺在床上碾转反侧。大功率运作着的空调发出了轻微的响声,而房间外亮丽得过了头的太阳正邪恶的对着大地上的一切微笑。

      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一个身影。蝉鸣带着无可避免的喧嚣闯到我的耳膜。思绪停止。精神有一刹那的停顿。于是那个身影又黯淡了下去。只剩下隐隐约约的模糊微笑。

      无数次做着关于你的梦。梦里你穿着纯白色的连衣裙,着细带的凉鞋,眼神天真而妖娆。你带着如花的表情盛放在我的梦里,裙摆无风自动,风姿盛过绝世舞姬。然而每每我胆小而谨慎地伸出手去,手还未触及你看似冰凉而可人的笑靥,你的笑声像银铃而又向风声一般响过耳梢,眼前只留下碎碎的惨影。

      有一个声音反复地在我的梦里响起,那个声音只是高声吟诵着一首诗。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梦时是片刻虚幻的欢娱,而梦醒,却是深入血肉的空虚。没有你,整个世界即使再美好,对我来说也是多余。

      这一次的梦照样也醒了。努力坐起身,却再也记不起你的笑靥。酒到愁肠人自醉,情入三分还无味。喝酒,酒空了。抽烟,烟没了。再想想一个人实在没办法无聊得去看电视,于是作罢。

      你从来不喜欢我喝酒。你说,一身酒气,哪还像个正常的男人,叫酒鬼还差不多。

      你也不曾喜欢我抽烟。你说,看着我吞云吐雾,不光我受害了,连你也跟着受害。

      最爱的电视我再也提不起精神去看了。最喜欢的写真集我不曾再翻过一页。

      原来不知不觉,我早已经习惯了你的劝戒,只是蓦然回首,我终于发觉,现在你不能一直在我身边。突然想叫唤你的名字,只是大脑很清醒,因为即使叫唤了,但你也不会听到。

      我终于厌倦。

      过往中我说过了多少甜蜜的话。如果少说一些,如果再诚恳一些,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流年里我埋葬了多少葱茏的时光。如果珍惜的话,如果好好把握的话,现在我是不是已经牵着你的手走遍了海角天涯,而你笑靥如花。

      而这个烈日炎炎的下午我待在这个开着空调的房间里想起你。即使冷气再怎么充足,即使现在是夏天,我却怎么也无法躯走包围周身的名为孤独的寒冷。

      突兀地想起有一首歌的名字叫《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当我孤单的时候,我想起了你。而幸福如何我并不知道,因为决定权在你那里。

      请允许我喊你一声亲爱的。

      在我为你打架而流血之后请你不要哭了,因为我会心疼的。

      当我半夜跑出去为你买早上要吃的包子而感冒了的时候请你安心地吃吧,因为那才是我的快乐。

      当我中午为给你占个座位而挤出了一身汗后请你不要为我洗衣服了,因为那样我会不好意思的。

      我们曾经经历了多少暧昧而美妙的情节。但愚钝如我,依然只是看着你精致的恋庞然后傻笑,却说不出一个喜欢。

      放心吧我终于变得比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年要成熟了。

      我不会再吵着要进入你的寝室探险,不会再和你斤斤计较你的化妆品和衣服的开销,不会再一直小气地和你在学校餐厅吃饭而不陪你下馆子。

      无数个不会只是我此时暗自许下的诺言。

      如果你知道,如果你喜欢,如果你接受,请你到这里来,我等在这里。
 
      此刻我承认也许我嫉妒过那些给你写过情书的男孩子吧。也许我也因为你的事而面红心跳的和室友争执过吧。也许在我看来你就是世界上唯一我喜欢的女孩子吧。

      这些也许都是你问过我而我来不及承认的事实。当我终于能够诚实,能够坦然面对,能够独自面对你而不会丢脸地逃走,那么,你呢,你会怎么做。

      我不知道我曾经喜欢过多少个女孩子。我不记得到底是否受到过情书。我不知道我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就是你。

      这些都是你曾经逼问过我而我不敢说的话。现在我说了。你是愿意相信还是继续追问我呢。绝对不会骗你的。你要问的我话我都会回答。你要吃的东西我都想法设法地弄来。

      只是很可惜的是我不是韩国人。无法对那些浪漫地得耳热心跳的情节了如指掌并充分运用。

      最初的最初,是我们在走。我看着你的裙摆飞扬在风里,背影里呈现出孤高而寂寞的样子。于是一个沉默的少年就这样偷偷地喜欢上了一个只会向前进而永远不会转身的女孩子。她一直向前走,而他一直默默地跟随,并暗自下定决心,不论海角天涯,天雷地火抑或世事沧桑,他都会永远追随着这个女孩子。

      这是我永远不会对你直说的秘密,但现在对你说了,是我不再那么相信自己曾经下的决心了。

      最后的最后,曾经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深沉的男孩子,终于懂得了爱情。他会一直等待在一棵树下,并挂满一树的白色玫瑰,直到女孩找到那棵树,并且叫出他的名字,然后爱情终于可以修成正果。

      这是我撰写的童话的最后结局。如果你喜欢并且愿意的话,那么请成为那个寻找男孩子的女孩子吧。

      因为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会不离不弃,直到你我老去的那一天。

      知道么,你一直是我梦里的伤。但终有一天,会变成我所有的爱。

創作者介紹

沖田淩's Blog

soujioki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